网龙如何做教育?专访网龙CEO熊立

2019-10-08 14:18:15 新乡电视台

打印 放大 缩小

  【TechWeb】现如今,如何给网龙这家公司一个定位,这恐怕是一两句话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家1999年以游戏起家的公司,左手游戏创造现金流,右手孵化新产品投资未来,两手抓,且两手都挺硬。

  2001年,网龙孵化了游戏门户17173,并在2003年鼎盛时期以2050万美元卖给搜狐;2007年,乔布斯手持第一代iPhone揭开移动互联网大幕,网龙着手孵化91无线,并在2013年以19亿美元的天价将孵化了5年的91无线卖给百度。

  网龙孵化的新产品似乎总能踩准风口,这两个成功案例至今仍被业内津津乐道。

  出售91无线后,手握大量现金,网龙将下一个孵化业务的重点放在了教育上。

  根据网龙2018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收益24.7亿元,其中来自教育业务的收益为13.8亿元,同比增长48.2%,占集团总收益比例达56%,已经超过游戏业务。

  网龙教育业务收益近9成来自海外,获益于网龙海外教育业务不断增强的盈利能力,2018年上半年网龙实现盈利近2亿元,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长超6倍。

  网龙CEO熊立向TechWeb表示,网龙的教育业务将在今年底,或2020年初分拆上市,上市地点会选择海外。

  短短数年,网龙似乎又孵化成功一个新业务。

  网龙究竟如何做教育?熊立向TechWeb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翻阅网龙做教育的历史,从2014年开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买买买”的主线条。不完全统计就有:

  2014年网龙收购香港科技企业创奇思旗下移动方案业务(Cherrypicksmobilesolutionbusiness);

  2015年网龙收购主营交互电子白板的英国上市公司普罗米休斯(Promethean);

  2017年网龙收购专为K12儿童提供创新教育游戏的美国公司JumpStart;

  2018年4月网龙斥资1.375亿美元收购全球教育网络平台Edmodo;

  2018年11月网龙收购安徽爱多分,这家公司业务以语音识别和图象识别为主。

  网龙做教育就靠买买买?

  熊立表示,网龙并不是从一开始就通过收购模式做教育,而是经历了实践后调整出的发展道路。围绕着“打造全球最大的教育社区”这一目标,结合网龙当下业务需要,有针对性的进行并购和投资合作。

  熊立认为:“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希望用户使用网龙提供的硬件、工具、内容或者组合性方案,使得整个学习的过程变得更有效、更有趣。网龙最擅长的是能够把新的技术、新的模式,应用到教育上。但这些新的技术不一定是完全要我们自己研发,可能更多的通过合作、并购,或者投资合资来实现。”

  据熊立介绍,通过组合销售网龙的教育数字内容产品,普罗米休斯电子白板业务在2017年已经实现盈利。

  未来,网龙仍将继续关注教育领域里能和网龙需求形成互补的优质资源进行投资并购。

  目前网龙的教育业务主要着力于K12领域,围绕K12教育信息化来打造解决方案,目前产品输出海外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宁萌)

  这里TechWeb整理了与网龙CEO熊立的详细对话,还原网龙做教育的方式:

  网龙CEO熊立

  TechWeb:网龙在教育领域并购的逻辑是什么?

  熊立:我们从2010年开始做教育,那时鄂州哪里治青少年癫痫候只是试水,最早类似于做三通两平台,做校园通这种开始。当时是希望能够建立老师学生家长之间的粘性。2014年,我们把91手机助手卖掉以后,公司开始真正地把精力集中在下一个我们希望开拓的蓝海。所以2014年开始,我们真正地对教育做更多的思考。

  这个思考当时就像我们在官网上写的愿景一样:打造全球最大的教育社区,给学生、家长和老师提供平台。

  最开始,我们希望把在游戏中积攒的优势发挥出来,生产教育数字内容。在这个过程中,我癫痫病患者如何科学用药呢们发现如果想打造一个全球最大的教学社区的话,除了要有数字内容之外,至少要有一款自己的硬件,能够跑动自己的产品。从2014年,我们开始尝试自己做硬件,于是公司的第一款硬件产品101学生pad出来了。

  在自己做硬件的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不是我们擅长的。因为软件和硬件的设计思维和模式完全不一样。我们觉得硬件上面我们需要做一些并购和收购。

  2015年初,我们收购了电子白板生产企业普罗米休斯,因为普罗米休斯生产电子白板,学校教室里面老师都使用这块电子白板,我们觉得能够支持我们的产品,所以就收购了普罗米休斯。

  去年针对美国最大的教育学习社区Edmodo做了一个收购。收购Edmodo的目的是因为它在全美有将近9000万的注册用户,而且这9000万注册用户全部是老师、学生和家长。这也是我们往最大的学习教育社区迈进的一个步骤。

  同时去年也收购了安徽的一家叫爱多分的公司,这家公司也是以语音识别和图象识别为主的,是以增强我们的人工智能能力为主要目的。

  此外,我们还参股了一些公司,包括做全息投影的ARHTMedia这样的公司。我们也收购了把游戏和教育相对来说结合得比较好的公司,像JumpStart。

  这一系列收购,弥补了我们做全球最大教育社区,内容、软件、平台和硬件整体解决方案的不足之处。所以整个并购是为了最终能够提供一个比较完整的解决方案而去做。

  TechWeb:都在说现在进入资本寒冬了,网龙在教育领域近期有没有一些新投资计划?

  熊立:我们根本没有停过。我们的投资部应该是最忙的。投资部会一直寻找能够帮助我们做成全球最大教育社区的公司。

  网龙最擅长的是能够把新的技术、新的模式,应用到教育上。但这些新的技术不一定是自己研发,可能更多通过合作、并购,或者陕西治疗癫痫的好医院投资合资来实现。

  TechWeb:现在还缺什么能力呢?

  熊立:很难说,整个过程在不停地变。

  我们也觉得网龙做教育的模式看起来大家都能听得懂,但具体做的时候其实很难。在整个教育场景当中,真正能让学习和教学产生本质性效率提升,需要很多技术,很多都是要不停去探索的。

  TechWeb:网龙的教育业务愿景很大,打造全球最大的教育社区。那现阶段网龙聚焦的是什么?

  熊立:现阶段最主要的还是在K12。网龙希望改变K12教学过程。

  第一部分是课堂的教学过程,通过电子白板和一系列组合产品,能够使整个教学过程变得更高效。

  第二部分是整个教学管理,把老师、学生、家长,甚至教育主管部门衔接在一起。

  网龙去年推出了网教通的商业产品,希望通过这样一个软件平台,把整个教学过程,从管理组织,到老师的授课、批改作业,再到学生和家长交流、沟通的过程,都在平台上完成。我认为这是我们近期主要的目标。

  TechWeb:不论是改变教学过程还是改变教学管理,都是ToB的服务。网龙为什么这么关注ToB?

  熊立:目前阶段,我们收入主要是ToB。我们也有ToC的产品,但更多是推广,为我们整个ToB提供帮助。

  海外情况更明显,网龙海外教育业务更多是跟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国家的教育部合作,做整体教育信息化,所以ToB的模式更明显。

  其实K12整个市场就是ToB的。K12阶段的孩子是无法选择自己学什么课,老师也无法选择教什么,实际上决定K12上课的部门是教育主管部门,所以这个市场的主导者一定就是B端,如果要做这个市场一定是ToB的商业模式。

  TechWeb:在教育工具和教育内容两方面获得的营收比例大概是多少?

  熊立:我举个例子,普罗米休斯这家电子白板公司在我们收购之前,就已经号称全球市场第一。但是他们当时是亏损的,所以我们能够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买下来。

  但是普罗米休斯从2017年开始盈利,并不是因为我们把价格抬高了,更多的是因为把网龙做的内容放到了电子白板上。

  其实道理很简单,iPhone能卖那么高价格,是因为它有这么多App,有这么多内容在里面。电子白板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把很多教学内容和教学交互工具放到里面,它就不只是一块简单的电子白板,而是变成了一个带有内容的电视机。所以它能够卖出更高的价格。因为卖出更高的价格,所以在很多国家,普罗米休斯电子白板的毛利超过25%,这在一般硬件厂商是很少见的。

  所以说这个收益是内容创造,还是工具创造,很难讲,它是一个结合的过程。

  TechWeb:网龙教育业务海外营收占比非常高,请您谈一下网龙海外业务的整合经验。

  熊立: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的成功,实际上在全球应该都是很领先的,一定程度上,我认为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一定能代表全球互联网行业发展的趋势。所以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或者是数字内容行业的企业,出海并不意外。

  我们教育行业出海表现不错,我觉得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确确实实收购普罗米休斯是我们非常成功的一个海外并购的过程。因为当时收购普罗米休斯是希望能够弥补我们在硬件方面的一个缺失。因为通过收购普罗米休斯让我们同时拥有了众多国家的线下销售渠道。线下销售渠道是很难建立的。因为有了这种线下销售渠道,一定程度上,我们的教育产品通过普罗米休斯的渠道出海,会更容易。

  第二个原因,我们提到了数字教育的理念和内容,加上我们硬件和内容组合的解决方案,不止在中国,其实对全球很多国家的教育行业都是有帮助的。大家也很认可通过互动白板交互的模式,通过大数据的模式,帮助学习变得更有效率。所以,既拥有渠道,再加上产品本身符合了各个国家的教育信息化方式。在过去的一两年当中,我们的产品在海外销售增长速度比较高。